Loading...

cover-19

1 year(s) ago 1 minute(s) read

红枫狩06 (青木原奇谭续篇)

第六话 厚切培根番茄生菜煎蛋可颂调理包 生物课上,丰尽可能的把自己一张胖脸躲在竖起的笔记本后面,然而这第二排的位置说什么也不是躲藏的好地方。 “五十岚同学,课本第十四页第二段,请读一下。”任课生物的白鸟老师推了一下眼镜,镜片上的反光让她的眼神看着格外犀利。 “是……”丰暗地吐了下舌头,像头犯了错的小熊一样畏缩着站了起来,想了想还是如实坦白:“对不起,昨天我把课本借给隔壁班了。” “这种现编的理由真不像话,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默默的认了吗?”白鸟老师用女性特有的高音调冷笑着怂了下肩头,那一身颜色有些微妙的套裙西服也跟着抖了一下,仿佛泥沙卷进大海的灰蓝色与那头略显凌乱的齐肩发以及深度的黑框大眼镜形成了学生们口中的死亡搭配。 “不是,我真的……” “坐下吧,不会扣你的表现。”白鸟老师冲丰挥了挥手走回了讲台,不过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真抱歉啊遇到了我这种土了吧唧的女老师,果然还是要一件紧到领口扣不上的衬衣才能让你们这些男生有心情上课对吧?” 老师的自嘲引发哄堂大笑,胖小子皮笑肉不笑的坐下,只觉得脑内嗡嗡直响眉毛眼睛拧成了一处至于这堂课后面讲的什么就完全记不清了。昨天因为隔壁班来海的请求把生物课本借给了他,却没想到他一借就没还,而自己也因为调查樱花树的耽搁把这事给忘了,想不到最后被白鸟老师损得全班哄笑的人竟是自己。 到了课间的时候,丰气哼哼的坐在座位上盘算着要怎么去找来海要回课本,没想到宇地原已经先他一步从隔壁班提着来海进了教室。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啦……”来海一看到丰就赶紧的低头合十使劲道歉,“昨天放学后我去书法部还你书,他们说你没去参加部活。” “这个是真的,我陪他一起去的。”宇地原也帮着向丰解释,但回手还是拿书在来海头上拍了个响,“可事后说好的今天一早就还呢,你还不是给忘了。” “唔,你不是也给忘了?”来海被揍后委屈的抗议着。 “是你借的书忘了还当然主要责任在你啊。” “如果昨天你拿了书今天就可以帮我还了。” “那是你坚持说要当面还书感谢的。” “说到底还是你昨天不该忘了我找你借书的约定。” “明明是你自己忘了带书的错好吧。” “好了好了你们等一下,”两个人越说越没个完,丰伸手到中间分开了快要挤作一处的两人,“学校食堂的幻之面包你们知道吧。” “幻之面包?”听到这略中二的名字宇地原有点摸不着头脑的眨了眨眼。 “笨呐,他说的是食堂只有周四才会临时贩卖而且每次都会首先卖完的厚切培根可颂调理包啊。”来海倒是一下就说出了具体名字。 “厚切…培根、可颂,呃调理…包?”宇地原试着重复来海说的,很谨慎的没有咬到舌头。 “没错,其实里面还有煎蛋和番茄生菜。我上周才知道原来学校里还有这款隐藏菜单,可是排队人太多了没买到。”说完丰换了个期待的眼神看向来海,“今天就是星期四,面包的钱我来出,你能帮我买到吗?” 面对丰的提议,宇地原和来海对望了一眼。 “……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么?”宇地原摸着自己的肚子,下意识的做了个吞咽动作。 “诶,就是有那么大吸引力啦~”不同于那个傻大个,来海倒是很机灵的捕捉到了丰的言下之意,凑过来双手握住丰的手:“好说好说。要不干脆我们别挤在食堂吃饭,你在学校楼顶等我们吧,回头也叫上博士一起。”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对丰来说被白鸟老师贬损的怨气都化成了对午餐的期待,拿回了课本的胖小子坐回位置上听完了上午的最后一节课。随着午休的铃声响起胖小子在座位上不紧不慢的伸了个懒腰,教室里有半数的人纷纷出了教室,其中有几个人两手空空的飞奔出去,一看就是去食堂抢购的。而一想到今天自己不用去人群中争抢也能吃到传说中的幻之三明治,丰的心情就变得嘚瑟起来,收拾好书本后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座位。过道上人流依然有些拥堵,丰踌躇的看了一眼人头攒动的下行楼梯,等到通路稍微空出一点后才逆着人群向楼上走去。 上了一层楼之后下行的人群明显少了很多,小胖子喘了口气后又爬上了人流更少的四楼然后一鼓作气的走向了屋顶。不过就在他打开楼顶的大门时,几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视线里。 “啊,是昨天那个小子。”旁边的跟班一眼认出了丰,而那个叫奥尾的不良头目跟着把头转了过来。 “嘁……”见势不妙的胖小子白了一眼,转身想逃却看到另一个跟班正拿着牛奶面包从楼梯下方上来。 “拦住他!”奥尾的声音从丰的身后传来,眼前的跟班立刻抛掉了手里的东西张开双臂拦了过来,袋装的面包与盒装的牛奶顺着楼梯滚了一地。 “你想得美!”原本停步的丰被奥尾这命令似的发言激起了情绪,心想着法术就用那么一瞬也不至于被发现吧。于是他迈步冲下楼梯同时暗暗的从影子里唤出了竹轮,轻车熟路的刮起局部阵风从眼前这个跟班的头顶上一下子跃了过去。 小胖子冲天一跃的行为超出了不良三人的意料之外,前后三人都呆滞的抬头看着那圆滚滚的小胖子兀的飞起一人高后徐徐落下,全然没有注意到地上那只白貂绕过拦路的跟班后一路刮起上升气流给他做了落地缓冲,等到丰即将在楼梯下方的半层平台上着陆时速度已经与他平地起跳落地相差无几了,完成任务的竹轮身形一晃消失在了丰的影子里。 眼见自己成功突围且没有暴露,丰不禁觉得有些飘飘然,三人组那诧异的眼光仿佛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夸奖一样,自己身轻如燕的动作搞不好会被人传成是忍者或者改造人什么的一想想就觉得好酷。胖小子得意洋洋的于平台上着陆,却不想一脚踩在了滚落的面包上摔了一跤。 “唔啊!……”丰惊叫一声滑倒在地,巨大的声响让在场的三人一时分不清他这到底算平地滑倒还是高出坠落。 “这小子傻到不要命的吗?”看到丰失败的落地让奥尾几乎忘记了他刚才的惊人举动,三人组迟疑了片刻后还是向小胖子逼了过来。 “……可恶。”见到不良们靠近丰不得不忍着疼痛爬起来,眼前这情况也不方便让梅干出来给自己舔舔后脑勺的痛。抬头一见三个人已经下到了半层平台上,为了防止自己逃跑两个跟班分别拦在了往上和往下的楼梯,胖小子心想着这下麻烦了。 见楼梯已经堵住,不良头目奥尾带着瓮中捉鳖的从容迈过来,威胁意味的笑容已经挂上了嘴角:“怎么样,还逃吗?” “哼,你还想怎样?”丰冷笑一声态度十分的不屑但心里有些打鼓,别说对方有三人,就算一对一他也没有自信在体力上跟这些三年级的不良叫板,但在这种情况下要使用灵异能力对付普通人的话确实如玄弥所说是不和规定的。 “你坏我好事还有胆问我想咋样?”奥尾捏着手指关节走到了近处,“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怕是要上天!” “你要教训谁!?”楼梯下方传来一个毫不退让的声音,紧接着宇地原满郎三步两步的跨上了半层平台,以丝毫不输给三年生的体格挤开了拦路跟班的阻挡站到了奥尾跟前。抱着面包和便当的来海星志犹豫了一阵也还是跟着挤了进来,神色有些不安的躲在大块头的身后。 “出风头是吧?”奥尾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大个子,恫吓的话语脱口而出:“你哪个班的?” “少在那废话,我问你想要教训谁!”宇地原无视了奥尾的威吓眼神,针锋相对的跨前一步。 “就你好了!”遇到强势的回顶奥尾也不甘示弱,反射性的挥拳打来。宇地原伸手挡开后顺势抓住了他的那只手,两个人掰腕子似的原地僵持起来。 [太外行啦,这时候该顺势给他扭过去啊。]看着眼前两人动起手来,丰却本能的拿他们的行动去跟申武的格斗动作对比。看到堵住楼梯的两名跟班围了过来,丰不禁焦急起来,自己这方估计也就宇地原能算作战力,论臂力自己跟来海估计都是拖后腿的。 “奥尾盛雄。”当大伙注意力都集中在奥尾和宇地原的对峙时,又一个声音从楼梯下方传来。戴着眼镜的天野端着便当信步走上了平台,在确定被点名的奥尾转头过来看向自己之后,被来海称为博士的他推了一下眼镜,用眼角的余光扫向两名跟班,“铃田一实还有前川澄,你们名字可爱兮兮的三人组还想做什么呢,知不知道学生会已经注意到你们的所作所为了?” “噗!……”听到天野的吐槽,丰和来海一起笑出了声。来海还看着对面三人的眼神笑了几声便赶紧刹住,而丰则肆无忌惮的越笑越大声引得一旁宇地原的脸上也憋起了笑意。 抛开年龄不论的话眼前已经是四比三的局面,更何况对方还有学生会的人在,三个不良面对讽刺嘲笑虽然恨得牙痒但在气势上已经输了一截,奥尾捏着拳头欲言又止最后只能丢下一句狠话。 “咱们走着瞧!” 奥尾甩手离开,两个跟班捡起地上的面包回头瞪了众人一眼后跟着下了楼。 “哼,就只会欺软怕硬!”见对方走远了,来海从宇地原的背后钻了出来。 宇地原扭过身子白了小个子一眼:“那你别老躲我后面啊。” “谁叫你这么大块头挡着我了。”来海不爽的回嘴,似乎刚才在不良面前不敢撒的气都抡到了同伴头上。 “你啊,明明怕事得不行就是管不住那张嘴。” 两人轻车熟路的拌起嘴来,丰则看向了正在用手扶眼镜的天野。 “多谢你解围,我是一年B班的五十岚丰。” “我是A班的天野升,请多指教。”天野点头致意,双手依旧规矩的捧着便当盒。 “好啦,都别站着了,上屋顶吃饭吧。”来海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开大个子凑过来催促到。 四个人在天台上一字排开坐下来,天野靠着宇地原坐在最远的位置,而来海坐在另一边把买到的面包递给丰。 “哇偶,份量很足啊。”切开的可颂面包里塞满了各种配料让它看起来鼓得跟个汉堡似的,丰不禁拿它和另一只手上的海苔面包比了比,几乎大了一半。 “说是这么说,我看你一个还是不够吃吧,顺道给你买了个别的。”来海得意的笑着打开了自己那份调理包,“这面包居然还限定每人一个,真搞不懂。” “所以说,你不分我一半来感谢我帮你排队吗?”宇地原打开自己的便当盒,眼睛却不住的往来海手上瞄。 “我也说了啊,用你便当里所有的炸鸡块来换~”来海把位置往旁边挪了挪,警惕的看着宇地原的手,难怪他要选择坐在丰的另一头了。 “全部怎么行,最多给你一块。” “小气,就一块?那你递过来啊。”来海看过去,眼神却没有在宇地原身上。双手使劲将面包连着里面的培根一起扯开后递了一半过去,同时转过头对着丰递了个眼神。 面对来海的眼神丰一时间没能明白意思,不过很快宇地原那边发出了抗议,原来在来海把面包递过去的时候天野伸出筷子从宇地原的大号便当盒里夹走了一块炸鸡,而就在宇地原握着半个面包抗议时来海也伸手捞走了一块。 “不好意思了~”在搞明白的同时丰也伸手过去捞走了一块,有样学样的跟来海一起笑着放进了嘴里。 “你们居然!……”宇地原一手端着便当盒一手拿着半份面包,认栽的垂下头去,“唉,腹背受敌啊。” “抱歉啦,”嚼完炸鸡块后丰拿着面包咬了一大口:“不果这调理包真的很耗吃哦,你快尝尝吧。” 宇地原尝了口面包后也立刻忘了便当被抢的烦恼,四个人热闹的吃完了午饭。期间来海告诉丰,他们平时喊的“博士”就是天野升的绰号,宇地原满郎的绰号就是他之前说的米奇,而宇地原也以牙还牙的告诉丰,来海星志的绰号叫做“贪星”因为他总爱捞便宜。随后来海打算给丰也起个绰号,小胖子慎重的给拒绝了。 回到教室上完了下午的课,放学后胖小子一个人来到了书法部发现玄弥过来没有来,于是按照预先商量好的跟前辈们讲了讲“采菊东篱下”的汉诗把昨天松土的事先敷衍过去,接着在部里和大伙一起习字直到部活。 避开了万羽的纠缠,丰独自回到了隆觉寺,两天下来心里似乎已经开始把这当成自己的家一样了。晚饭的时候申武讲了下关于碟仙事件调查结果,几乎和丰推测的一样,根据当事人家长的讲述那一天几个相熟的女生约在家里用据说很灵验的一枚硬币做恋爱占卜,而因为占卜结果引起其中一人不悦而向碟仙询问了另一个人的死期,最终被预言的人在第二天死于车祸而且情况因为大量失血染红了白色衣物而看起来与预言中的“身着红衣而死”相符合,出事后其他女生不同程度的受到惊吓,那枚据说很灵验的硬币也被转手不知去了哪里。 “嘁,被我说中了吧。”丰得意的咬着筷子,随后又担心申武要结束调查而离开而追问“那硬币听起来很可疑,最好还是找来看看吧。” “嗯,听说是枚古玩,上面刻着丘比特的图案。只是不知道被转手给了谁……”申武陷入了思考,“据说事发后当事人说这枚硬币无法被扔掉只能交给想要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惊慌状态下的心理作用。” “这种事难不倒咱们的大侦探啦,再说这也是你的工作对吧,慢慢调查呗。”知道申武一两天不可能完成调查丰反而显得更加开心起来。 吃完饭后丰心虚的拉着玄弥就田园诗的事情再次商量,两人说到忘我时拿起纸笔演练起来不觉到了深夜,洗完澡后丰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第二天丰打着哈欠来到学校,却看到校门口拉起了封锁的警戒线,来上学的学生们都被拦在了校外。正当丰感到困惑时,站在一旁的来海将丰拉了过去贴着耳朵说到。 “昨晚放学后有人从楼梯上摔下来死了。”


4 Favourites

7 Comments

Comment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

阿隼

我写文很慢,目前只能维持着3个月一更的速度,还请见谅

2022-05-10 12:09 UTC

Fairwind

帮助作者大大写个留言:作者因为生活中的事大半个月用不了电脑,下次更新会拖到11月下旬或者以后

2021-11-06 16:24 UTC

tang197es69634

一口气由第一部追到現在進度,實在大滿足,好想看下章啦(催更

2021-10-30 07:37 UTC

292694132516188

更新啦更新啦,期待下一话!

2021-08-31 06:13 UTC

阿隼

Re: 292694132516188 好的,不过我目前还在弄小短篇(被打),尽量不影响下一话的更新吧233

2021-09-03 16:22 UTC

143889511630996

不容易,终于更新了,作者大大加油

2021-08-07 07:15 UTC

阿隼

Re: 143889511630996 谢谢,加我阿隼就可以了。因为答应朋友之后要弄个小短篇,我搞快点尽量不耽误下一话的更新进度吧。

2021-08-07 16:35 UTC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