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ver-19

10 month(s) ago 1 minute(s) read

红枫狩07(青木原奇谭续篇)

第七话 七大怪谈 丰浑浑噩噩的上完了上午的课,把课本装进书桌后去加入了下楼的人群。 上周五的坠楼事件让学校紧急停课了一天,加上周末的两天丰一直在配合申武对校内外进行调查。根据警方调查死者被认定为没有外力干扰失足跌落,虽然丰、申武还有玄弥三人都认为有可能是樱花树的晕迷法术导致,但这三天来校园内外确实也查不出什么异样,被丰和玄弥挖出蜡烛后学校的阴气早就散了更不见其他异常。最后申武决定暂时放下碟仙的事,先将樱花树的消息和物证带回警视厅去让笃先生等人过目于是又丢下丰去了东京。 因为说好了过几天就会回来,调查还要继续。于是丰只是趁周末回天目町拿了些起居用品,目前依旧还借住在久贺家的隆觉寺里,中午也还只能在食堂买面包。 今天食堂的人并不多,丰在买到了菠萝包和黄油面包的同时见到了同样来买午饭的来海,两人打过招呼后一同来到屋顶天野和宇地原已经坐着等了好久,见到两人上楼宇地原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自己的便当盒。 “哦哦,今天是红香肠啊~”来海远远的望向宇地原的便当,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你休想!”惊弓之鸟的宇地原护着食物赶紧坐到了角落里。 “切,真小气。”来海耸耸肩膀坐到了天野旁边。 看着来海的得寸进尺丰有些哭笑不得,跟着坐到一起顺便问了一句:“你们每天都搞这个吗?” “要怪就怪望姨的肉食做得太美味了吧,”来海得意的冲丰笑了笑,又补上一句:“就是米奇的妈妈。” “那也不能是你抢我午饭的理由!”宇地原一边嚷嚷一边大口的先吃起了便当里的红香肠,不时回眼瞪着坏笑的来海:“你敢再来抢,我就让你尝尝骆驼扳(注①)的滋味!” “说起来,今天有好些人没有来啊。”看着两人没完没了的斗嘴,丰熟练的担任了岔开话题的角色。 “毕竟上周学校出了人命啊,恐慌不是学校一两句保证就能彻底消除的。”天野默契的接过了话题。 “事实太平淡了有人反而不愿意相信吧。”丰不禁感叹着民众那与其说是多疑不如说是唯恐故事不够精彩的奇怪心态,虽然事件的性质在自己这边要等神武回来可能才有个定论但不管结果怎样对外来说丰也只能表达一般路人那样的看法。 “你们啊,就是头脑太简单了。”两人的对话成功吸引了来海的注意力,“昏睡的樱花树教室,这分明就是阵马中学的七大怪谈之一啊。” “七大怪谈?”丰之前听玄弥提过这事,便有了兴趣去追问:“也就是说还有其他六个咯?” “对啊,通往地狱的十三级阶梯、泳池漂浮的头发、会动的人体标本、厕所里的花子、看不见的同学还有半夜墙壁里的敲打声,这是这所学校的基本常识啊。”来海如数家珍的背了出来。 “学校里并没有十多级的阶梯,泳池的头发或许是老师的假发吧,学校里也没有人体标本,其他的更是无稽之谈了。”天野面不改色的反驳了来海的说法。 “哎……咳,”被天野几句反问来海也一时哑口无言,想了想才继续“就是有你们这些不肯相信怪谈是真事的人,才会只有少数人才知道啊。” “我怎么还听人说音乐教室的贝多芬画像眼睛会动这种说法,莫非咱们学校的怪谈其实有八个?说好的七大怪谈呢?”丰说得像是询问,但是看他那看热闹似的神态明显是站在天野这边的。 “欸,那是因为、额……”本以为来海会彻底答不上来,结果他在支吾半天之后突然一拍脑门:“对啊,正是因为谜团重重才被叫做怪谈嘛。游戏里不也经常有敌将四天王其实有五个这种事嘛,所以说七大怪谈里也会混进第八个。” “噗!…”听到来海这骗鬼的胡说八道丰忍不住笑了出来,带着讽刺的语气问到:“真的?” “当、当然是真的……”来海神色闪躲却又嘴上不肯认输,只好把他那鬼才信的逻辑继续说下去:“其实你们不知道,七大怪谈不光是学校里有,整个朝雾町都有——之前不是还有碟仙预言害死人的事吗?虽说事情发生在町里但离学校并不远,死者还是学校里的人呢。” “哦?这又是怎么一个事?”来海的消息渠道让丰颇感意外,于是打算顺势问点什么出来。 “唔,好像就是……嗯,几个女生玩碟仙游戏,其中有人第二天就有死了。”来海努力的回想着当时的传言,但能记起来的并不多。 丰失望的叹了口气,这点内容还不如自己推测的多,想到这里抬头看向来海:“就这样?” “要不你还想怎样……町里的怪谈还有很多啊。”被丰小瞧让来海有点不甘心,搜肠刮肚之后又讲到另一件事:“对了,最近还有那个打不开的储物柜传闻。” “打不开的储物柜?”丰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件事。 看到丰似乎有兴趣,来海又打开了他那可疑的话匣子:“就是车站北面百货商店外的那排电子储物柜,年份有些久了,据说经常报错打不开柜门,里面好像藏有什么东西……” “就是老化待维修吧?”说到储物柜打不开,丰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旧化损坏。 来海摆手拒绝丰的质疑:“肯定不是啊,都有两三个月了。” “我说……你们能别谈这个了吗?”一旁的宇地原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语气有些颤抖。 “你怎么了,脸色发青?”丰注意到了对方的异样。 “大白天的,别这么渗人……”宇地原不自在的用右手搓了搓左臂上竖起的鸡皮疙瘩。 “呃,抱歉。”丰这才想起怪谈话题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面不改色的听下去,“一不小心就……” “没想到你也跟这贪星一样爱聊这种话题。”一直没开腔的天野意味深长的看着丰。 “啊不,并不是……”出于职业习惯丰还是不想被人跟灵异事件连系在一起,正待他思考着要说什么一旁的来海跨前一步把手伸过他和天野的面前从宇地原的便当里捞走了一根香肠。 “有破绽~!” “喂!”大意失荆州的宇地原顾不得什么鸡皮疙瘩赶紧转过去用身体挡住防止来海再度偷袭,同时埋下头迅速解决完了剩下的便当。 “你们真是玩不腻啊。”丰看着这宝一对上演着固定节目,虽然觉得好笑不知怎的也有些心痒。 而这时天野却端着尚未吃完的便当起身走开,同时招呼有些出神的丰:“是时候换个位置了。” “诶?为什么……”丰话还没说完,放下便当盒的宇地原已经越过他扑向了来海。 “这是说好骆驼扳!” “呜哇,投降、投降……” “这样啊……”看着这固定节目的后半段,事不关己的继续啃起了面包。 就这样四个人闹腾的吃完了午饭,丰回到了教室却不知怎么的有点在意起来海说的七大怪谈来,毕竟这种说法玄弥之前有提到一句。而且从来海所说的内容看来似乎镇上的怪谈这一说法与案情更加符合,可现在已经失去了搭话的机会,再去问来海说不定真的会被天野当做闷骚的怪谈发烧友。 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事,下午的两节课很快也就混过去了,丰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迎头便撞上了隔壁班的万羽。 “哟。”眼神交汇上的那一刻,万羽便举手打招呼。 丰第一时间觉得麻烦的叹了口气但已经正面遇到了也没是没办法,虽说不情愿但也只能跟他一块儿去了书法部。当两人来到部室门外的时候平野学姐已经先到了,学校安排本周五要在校园内做社团展示前辈们为此都写了不少习作,身为部长的平野学姐正在一张张审查。 两人向学姐打过招呼后从旁边去柜子里拿东西,想到这种展示机会两人各有心思的投以羡慕的眼神,没想到拿出文具后突然听到部长的招呼。 “五十岚同学,要不要来写点展示的作品?” “可以吗?”丰颇意外的转身看向平野学姐。 “你之前和副部长研究的那个田园诗派挺新颖的,我觉得可以有。”平野学姐撩了一下齐耳的黑发看向两人,“副部长出席时间少,既然他找你谈这个说明他也看好你,你就先试着写一两篇看吧——当然,万羽同学有什么想展示的也可以尝试一下。” [那个家伙还会想到这一层?]听了部长的分析丰狐疑的摸着下巴,旁边的万羽则投来无比羡慕的视线。 “真好啊,讨好久贺学长就能得到展示的推举……之前你明明说处不来的。” “现在也处不来。”丰瞪了万羽一眼阻止他继续胡说八道,同时也很明白他想借着展示活动在女生特别是书法部的女生们面前获得关注的那点小心思。 两人铺好了纸笔,丰按照之前玄弥推荐的《归园田居》内容开始写起来,而万羽则开始苦思自己的展示内容。其余学姐们陆续到来,平野部长将之前准备的作品与各人交换了意见后拿了几本字帖去给万羽做推荐,受到关照的万羽本来一副苦瓜脸立刻变得喜笑颜开。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因纸张的限制丰挑了一首较为简短的来写,三遍之后便有了一张比较满意的作品。在将作品晾起来之后丰白了一眼在学姐面前连连谄笑的万羽,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先行离开了书法部。 走出校门,丰看了看眼前两条路想了一会儿还是在意来海说的事而选择了东边的那条路。这条路行人比较少,没几步路便来到了纵贯朝雾町的那条主马路,丰在车站前跨过了斑马线。朝雾町唯一的小学也位于马路对面的南边,此刻已经过了小学的放学时间,紧闭的校门处一片寂静。丰整了整学生服的领口,回想起自己就读鸟之丘小学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似的。 “啊,肚子饿了。” 胖小子自言自语的转身向北走去,路过车站旁的商店街时在炸货店买了块炸肉饼边嚼边走。三只雪貂似乎闻到了香味纷纷从影子里钻出爬上了丰的肩头,小胖子掰了几块喂给它们,就这么一路走到了百货商场前。 “还是天目町那家店的更好吃,对吧?” 和雪貂们聊着把最后一口肉饼吃进嘴里,丰随意的擦了擦手将隔油纸扔进门口的垃圾桶,绕过商场的大门四处寻找着来海所说的储物柜。 松茸和竹轮从丰的肩头跳下四处嗅了嗅然后带着丰一路往僻静巷子里走去,绕过热闹的正街后终于在背街处找到了一副被贴着“损坏维修”告示的储物柜。 “是它?” 胖小子不禁感到疑惑,虽然镰鼬们似乎嗅到什么气味才将自己带了过来,但这栋表面锈蚀的储物柜在解字决的灵视下只有类似九十九神那样微弱的气息,这种情况对于使用年限稍久的东西来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带着疑问丰绕着储物柜左看右看,但这栋储物柜已经被拔掉了电源遗弃在角落,所有的柜门自然也是被机械力给锁住了打不开,用灵视查探也只能看到锈蚀处那微弱的反应而无法找到决定性的灵异证据。眼见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道外的店铺似乎也在陆续关门,毕竟只是从来海那里听来的传闻小胖子心里也越来越怀疑消息属实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少。抱着最后一试的态度,丰伸手去触动了被告示纸张遮住的电子按键却不想有了按键音效的回馈,一不做二不休的输入了一个虚构取件号码,未接电的储物柜居然将数字显示屏闪动起来报错。 “终于漏出马脚了!” 感觉到储物柜正在发生某种改变,丰后跳两步与之拉开了距离,几乎与此同时储物柜锈蚀的一处仓格突然打开,里面放着的螺丝刀之类的物品像子弹似的激射飞来。 “竹轮!” 丰大喊一声,首尾皆白的雪貂在其面前显出了镰鼬的原型,一阵强风将小胖子吹出更远的距离避开了储物柜的袭击。一击不中的储物柜又同时打开了数个仓格,各种刀具和其他金属工具一并的飞射而出射向了丰。 “灵!” 胖小子身在空中,双手在竹轮刮起的风中各抓了一把后结了个不动明王手印,原本吹拂的强风突然变成了一股逆行的乱气流,将储物柜射出的各种工具吹偏方向后相互碰撞落了下来,同时在风停后缓冲着陆立刻开始着手反击。 “松茸!” 头顶泛黄的雪貂应声跑到了丰的手掌中,随着被挥手掷出的同时在风中显出了硕大的本相,挥动着爪子扑向了储物柜。 见到镰鼬冲过来,储物柜很有灵性的关闭了所有仓格做出防御的架势。松茸锋利的一双爪子挠在金属漆面上发出刺耳的声响,但除了蹭掉一点漆以外没有产生任何效果。但丰的反击并没有结束,在松茸攻击未能奏效后胖小子乘风飞来,双手快速的结出外狮子印后一掌按在了储物柜上。 “统!” 一股不易察觉的幽蓝色光芒透过丰的手掌渗入了储物柜之中,原本纹丝不动的柜子突然躁动起来。统字决在九字真言中意味着拔除,丰的除灵经验告诉他这栋灵异的储物柜里一定附着什么凭依灵。 果不其然,躁动的储物柜又什么东西受到统字决影响正在被渐渐剥离,但其本身拼命挣扎试图抵抗。双方较起劲来,丰不得不用上全力重新结印去维持拔除的力量,攻击无效的松茸变回了雪貂跑回他额身边。 在手印的加持下拔除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注入储物柜中,中间的数字显示屏上渐渐浮现出一张扭曲挣扎的表情,一个灵体正非常不情愿的被从柜子中驱赶出来。看到法术奏效,丰也加把劲的将手印直接摁到了柜体上。 “乖乖的出来吧!” 刚觉得胜负已分的丰喊出了决胜的台词,却不想储物柜上被拔除到已经露出半个身子的灵体在挣扎中露出狞笑,旁边一处仓格突然打开向着丰投出一条锁车用的铁链。胖小子双手一推柜体向后退避,储物柜又打开了另一处仓格投射出刀具追击过来。 “你仓里的东西没个完吗?” 丰大吼一声召唤出竹轮,用强风再度将刀具吹散。这次接着竹轮在身边丰结出手印增强了竹轮的风力,被吹散的刀具有好几把反向朝着储物柜上那个半身灵体打去,而半身灵体一挥手打开了右上角的仓格,飞射的刀具像是被磁力吸引一般纷纷被这一仓格回收。丰借着这一势头再度前冲结印准备将灵体彻底从储物柜中拔除却觉得眼前一晃,左手被什么东西给缠住强行拆开了手印,定睛一看竟是刚才避开的锁链也被右上角仓格所吸回,一头缠住了丰的左手另一头则伸长连进了拿出仓格里。丰预感到不好,一回头看见方才避开的其他工具也都被仓格的吸力拽了回来,赶紧用右手托起了竹轮刮起小股旋风护住身前,被风力吹散的工具偏离了轨道但最终还是被右上角的仓格所回收了。 避开了这一波攻击后丰刚要松一口气,突然眼前再度一晃又被另一处仓格里投射出的锁链缠住了右手。来不及惊讶,储物柜便再度向丰投射出大量刀具。松茸和竹轮挡在小胖子身前,利爪和旋风尽可能的拨挡了这些利器,但缠住丰双手的锁链正在用力的将他往储物柜的方向拖拽,胖小子放低重心用双脚反向蹬地抗拒着这股牵引力却无法再去躲避储物柜投射出的另外两条铁链。 四肢被缚,丰再也无力抵抗,整个人呈现一个大字的姿态被拽了过去。两只镰鼬拼命的低档着柜子里继续投射出的刀具,而储物柜上浮现出的半身灵体摆出一副行刑者的模样从就近的仓格中取出了一把带有锯齿的长刀等待着猎物自己上门。 “武、武哥哥!……” 丰大惊失色时本能的呼救,但此刻的申武远在东京就算得到消息也没法及时赶来。 “哭吧,叫吧,”半身灵体举起长刀第一次开口说话,“然后在绝望中慢慢死去吧。” 两只镰鼬耗尽了力量身躯变得越来越小,丰拼命思考着四肢受控的现在还能有什么反击的手段,却听见了一阵急促脚步声冲进了这条背街小巷。 “外道降服,乌瑟腻沙顶如来!” 玄弥喘息的念咒声从丰的背后响起。


8 Favourites

9 Comments

Comment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

Tape

Sorry for your loss. Take careಠ_ಠ

2021-11-29 12:51 UTC

阿隼

Re: Tape 呜哇,我英文很烂的事暴露了?(逃)

2021-12-03 12:59 UTC

Tape

Sorry for your loss. Take careಠ_ಠ

2021-11-29 12:36 UTC

tang197es69634

辛苦大大,节哀

2021-11-29 01:49 UTC

阿隼

Re: tang197es69634 我没事了啦。大家可以多关注文本身,毕竟这一话是赶出来的,连审稿的时间都没有

2021-11-29 04:40 UTC

白七

隼,节哀。虽然更新了很开心但是保重身体要紧啊

2021-11-27 22:59 UTC

阿隼

Re: 白七 没事,都过去两三个星期了,我情况很好啦,就是这阵子完全用不了电脑有点烦躁233

2021-11-28 10:20 UTC

柿子君

节哀啊大叔

2021-11-27 20:29 UTC

阿隼

Re: 柿子君 嗯呐,已经没事了,前阵子特别恼他胡来,最近气消了只是会时不时触景生情而已

2021-11-28 10:21 UTC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