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ver-19

1 year(s) ago 2 minute(s) read

红枫狩04 (青木原奇谭续篇)

第四话 樱花树下 三个不良以包围的姿态向丰靠近,脸上满是恶意的笑容。 “哎,老大。”左翼的不良故作诧异的歪头打量起丰的脸,“这不就是上午大吵大闹告密的那家伙吗?” 右翼的不良也配合着应声,为了把旧事重提而装作一副刚刚才发现的样子:“真的诶,还真是他。” “那可就更没礼貌了,今年的新生一个个的都太不像话了。”领头的不良走到丰跟前,像头恶犬一样把一张龇牙瞪眼的恫吓脸庞逼到了极近的位置,“必须得好好教育一下,你说对吧。啊?” 三个人的身高都超出丰好一截,此刻就像一度黑压压的三面围墙将小胖子堵在了窗边。照理说被三个恶声恶气的高年级生这么一吓普通的初一学生哭出来都不奇怪,然而不巧的是丰并不是什么普通小孩。 “受不了,”望着眼前张牙舞爪的三个不良,丰不由得皱起眉头小声嘀咕。 “哈?”三个人见他说话了,又发起了第二轮威吓,“你说啥?别娘们叽叽的大声点!” “我说受不了你们几个,”丰非但没被吓到,还露出了吃到苍蝇一样的厌恶表情,“找茬就找茬吧还装模作样,演得可够烂的。” 面对丰这副略微反常反应,领头那人也不禁有些诧异,但左右两人见胖小子如此不上道便从左右拥了上来,伸手抓向他的肩头。 胖小子轻蔑用眼角扫视两人,似乎早有准备的样子但在被抓住之前突然慌了起来,然后便被对方一左一右的抓住胳膊架起来,一鼓作气的拖进了角落里。 “放、放开!……”丰本打算暗中呼唤镰鼬们出来用狂风吹走三人却不知为何影子的通道被什么给拦住了,正要设法让它们突破时便被两人给抓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失策让他又惊又怒。 “现在知道慌了?”领头的不良自然不会知道丰的这些动作,还当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见对方已经慌了心想那事情就好办了,毕竟这胖小子早上那一咋呼害得自己的勒索行动泡汤,说什么也要先羞辱一番才解气。 无法呼唤镰鼬的丰试图挣扎,但双手被两个高年级学生架住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轻易挣脱的,胖小子一阵乱动让自己的没有扣的上衣敞得更开了,饱满的肚子和胸脯隔着汗衫露出了浑圆的曲线引起了对方的主意。 “还说你不是个娘们?”领头的不良面带捉狭,冷不丁的撩开丰的汗衫一把握住了他隆起的胸部并发出嫌弃又下流的笑声,“瞧瞧这奶子,怕是有个C罩杯了吧?” “混蛋!你……”面对这带着恶意的下流举动,涨红脸的丰像是被触到了什么开关一样猛烈挣扎起来,左右的不良见状更加用力的试图摁住他。 “瞧你怕的,该不会你真是个胖妞吧?”领头的不良确信自己找到了丰的软肋,得寸进尺的伸手向下解开他的皮带,“脱了了裤子让大伙瞧瞧。” “你!……住手!”丰已然怒气上了头,使劲扭动着腰板想要阻止领头不良的进一步动作却适得其反让对方顺势的扒下了外裤。胖小子一骨碌的从裤管里挣脱出一条腿,狠狠的踢中了领头人的腹部,“叫你住手啊混蛋!” 领头的不良被踢退后捂着肚子蹲了下去,两个跟班一阵惊慌后不约而同的从后面踩住丰的膝窝迫使他跪下,而领头人捂了一阵的肚子后终于愤怒的抬起了头。 “很嚣张啊你小子!……”领头的不良在站起身的同时抡起了拳头,比起肚子被踢的痛,在小弟面前被人踢打更让他怒火中烧。正当他想要对跪着的丰当头挥下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他的手腕。 “奥尾,”玄弥抓着不良头目的手喊出了他的名字,明知故问的看向他追问:“你们在这里想要做什么?” “是你……噫!”被叫做奥尾的不良头目在被玄弥抓住手腕时就脸色一沉,因为他隐约感觉到对方的手上似乎还握着一串念珠之类的东西。而当他确认来者就是久贺玄弥的时候又被对方喊出了自己的名字顿时就乱了手脚,以至于从玄弥的追问中听出了别的意思吓得转身跌坐在地。 “老大?……”两个跟班见奥尾吓成这样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更多的是不明白作为不良少年头目的他为什么对眼前这个小和尚怕成这样。 “你、你说‘在这里’……所、所以果然是?……”奥尾仿佛没有听到部下的声音,抬起一只颤抖的手指着玄弥一边问一边拼命往后撤:“这、这里闹、闹鬼了……是吧?” “不,没有……”面对奥尾的问题一向神色自若的玄弥眼神也有些闪烁起来,笨拙的想要否定却找不到适合的言辞。 “所以说、学校的晕、晕迷事件是真……”面对玄弥的否认奥尾非但没有安心反而是面色惨白,似乎是玄弥那拙劣的掩饰让他直接把话反着听了。 “并没有关联。”玄弥好不容易让自己恢复了平时的淡定,但奥尾已经什么也听不进去了,迈着踉跄的步伐绕过玄弥身边就开跑。 “别、别来缠我!拜托了……”奥尾用崩溃的语气喊出了这句话,与此同时连滚带爬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两个跟班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但也只好丢下丰跟着离开了现场。 附属楼里很快便只剩下一大一小两个胖学生,丰虽然被不良们摁住憋了一肚子火但玄弥出现后三人莫名其妙的逃走让他一时间都忘了生气。玄弥从手上摘下了念珠,而丰影子里有了些动静,三只白貂跑到他的脚边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人。 “刚才是你吧?”看到镰鼬们让丰想起了之前的情形,站起身来质问玄弥,“刚才松茸他们出不来是你搞的鬼吧!?” 玄弥撇嘴将念珠揣回衣兜里,算是默认了丰的问题:“不要在学校里使用灵能力……” “就你规矩多!……”虽然心里明白玄弥方才用灵异之外的手段为自己解了围,但丰还是忍不住先抬起了杠,一个激动想要起身却踩在了自己裤腿上差点滑倒。慌乱之中玄弥上前接住了他,却不想一只手直接摸在了他软软的肚子上让他痒得差点憋不住笑出声。 “你穿好衣服……”玄弥赶紧的缩回那只手,单手将胖小子扶起来站稳后尴尬的转过身去。 这一闹丰才回想起自己刚才被不良们扒了个半裸,低头一瞧自己胸口和内裤都露在外面也怪不好意思的赶紧提裤子。系好皮带之后拉下了被撩到腋下的汗衫,丰神经质的用衣角擦了擦刚才被不良以及玄弥的手碰过的地方才作罢。 “你……”胖小子负气的整了整学生服的衣领,想跟小和尚再抗议点什么却又一时找不到话,只能忿忿瞪着的样子仿佛什么事比输了一样。 “樱花树……”玄弥干咳了一声,然后看向了窗外的樱花,“好像是问题所在。” “嘁,本来就是昏睡的樱花教室嘛,不用你说我也看出来了。”虽然还有些不爽但丰也知道办案要紧,在知道了阴气来源后窗外这残樱飞散的景色仿佛变得妖异起来。 “校园樱花树有十多棵,我们分头查吧。”玄弥看了看丰脚边的三只白貂“小心不要让人看到你带着动物来学校。” “啧……”丰悻悻的招呼镰鼬们回到自己影子里,片刻思考后抬起头看向玄弥,“那行吧我负责校门方向的,放学后你过来交换情报。” “放学后你有社团活动。”玄弥还是照旧一丝不苟的说出拒绝理由 “嘿,”似乎早有预料的丰翘起了嘴角,“我就跟他们说副部长有事找我帮忙咯。” 被丰这么一说,向来波澜不惊的玄弥似乎愣了一下,慢了半拍才缓缓回话:“你这样不好……” “可我说的是实话啊,哈哈。”看到玄弥为难的样子丰终于有了胜利的感觉,顺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后先行离开了现场:“那么放学见咯~” 丰脚下轻快的回到了教室,坐了一会儿之后上课铃也响了。因为心里想着樱花树的事,下午的两节课丰也就听了个大概,课间的时候去校庭里让三只镰鼬在树根处反复查探基本分辨出了三棵有异样的樱花树,因此在放学后便急匆匆的收拾好了书包。 跨出教室门不久便看到隔壁班的万羽在远远的向自己招手,丰不胜其烦的与之擦肩而过。 “久贺学长叫我帮忙,你替我跟部长说一声。” 虽然丰的反感在意料之中,但他说的话却让万羽感到诧异:“久贺学长?你不是讨厌他的吗?” “你别管,带话就是了。”丰头也不回的赶紧甩掉了这个烦人的家伙,一路奔向了大门。 因为放学后是社团活动的时间,校园大门处反而没几个人,这也是丰选择这里的原因。左右看看玄弥还没到,胖小子便开始有点坐不住的跑到就近的一棵樱花树下在草地里唤出了松茸。 三只镰鼬在伪装形态下只有松茸的爪子方便刨地,丰对着小小的白貂竖起了手指表示禁声。 “别吵哦,你悄悄把树根旁的的土刨开,如果有人靠近的话你就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惊逃到校外躲起来……” 正当丰小声的跟松茸交代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方走到了近处,一人一貂在惊慌中认出了那是拿着两只铁铲的小胖和尚。 “用铲子挖比较快。”玄弥说着将手中的铲子递了一把给丰。 “谢了……”丰习惯性的接过铲子后也不免纳闷起来:“这么大张旗鼓的挖地没问题吗?” 玄弥一脚踩在铲脊上挖开了樱花树根部的土壤,同时语出惊人:“我跟教导主任说要找樱花树下的尸体。” “你说什么?”听到玄弥的话丰惊得愣在了原地,“你这样散布恐慌可以的吗?” “骗你的,”玄弥撇嘴回头看了丰一眼又继续埋头铲土,“报复你刚才。” “你也会骗人啊……”丰回想着自己要玄弥撒谎打掩护时对方为难的样子,颇有些意外的追问:“那你找的真理由是什么?” “松土,”玄弥说着又是一铲子下去,“我跟教导主任说想要体验汉诗的田园诗派,就把园艺部给植被松土的工作揽过来了。” “居然……”丰不得不惊叹,自己恐怕就不会想到这种理由来说服大人,“可这理由是不是有点牵强啊?园艺部用来松土的也不是铲子吧。” “重点是获得许可,到时候再说搞错了吧。”玄弥说着放下了铲子,“好像挖到了什么。” 事情有了进展丰自然也来了劲,不等玄弥弯腰就先凑过去扒开土掏出了埋在里面的塑料小瓶:“养乐多?” 面对这平平无奇的瓶子丰虽然还有点闹不明白,但灵视告诉他这个原本用来装乳酸饮料的容器正是阴气的源头。于是揭开了瓶口的锡纸一探究竟,却看见瓶底只是有些凝固的白色物质和一根烧黑的线头。 “这什么东西?唔……”看不出究竟的丰把瓶口凑到鼻子上嗅了嗅,除了少许烟灰的味道外就只有感官被强化后阴气的刺激性味道让他打了个喷嚏。 “把几棵树都查一遍吧。”玄弥确认树根下再没别的异样后扛起了铲子走向了下一颗树,丰也赶紧收起了白貂跟过去。 两人一起在校内标记的六棵樱花树下依次挖掘,在每一棵树的根部都挖出了同样的东西。面对着六个随处可见的饮料瓶子,虽然阴气弥漫却也搞不清它们的来历。琢磨了一阵之后玄弥突然想到了什么,随手拿出一张学校的观览册在缩略图上用笔戳了几个点似乎明白了什么。 “大门两侧、左右回廊外、操场饮水台左右……”玄弥一边说一边将六个点用直线连接起来,歪歪斜斜的组成了一个六芒星将校舍包在了中间,“不会是意外或巧合。” “这是黑魔法吗?”丰凑了过来,看到六芒星第一时间便联想到。 “你是说西洋魔法?”玄弥沉思了片刻才跟上话题。 丰点点头,再度看向那六个塑料瓶似乎有了头绪:“所以这该不会是仪式用的蜡烛吧?” “总之清除掉校内的阴气吧。”玄弥环顾四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毕竟挖掘六棵树耗了不少时间,现在社团活动的学生都差不多都已离校了。确认没有人旁观后小和尚掏出了裤兜里的念珠,双手合十念就地起了经。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住如来加持广大金刚法界宫。一切持金刚者皆悉集会。” 玄弥的声音并不大,但丰在灵视状态下看得见他的每次开口都给周围的环境带起了涟漪,仿佛阳光照进了树林,薄雾般的阴气无风自动在经文的力量下渐渐的散去。待到玄弥念完时,夕阳下的校园有股焕然一新的感觉。 “无量光明十方遍照。”玄弥念完一遍后松开了合十的双手,念珠也从双手中指上取了出来。 “完了?”见到玄弥收起了念珠丰忍不住发问,虽然亲眼看见校园里的阴气散去,但还是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额头。 “嗯,去医院吧。” 两人去校舍交还了铲子后一起出了学校向着东南方向的植松医院走去,一路上丰侧脸看了玄弥好几眼,这个和尚前辈不知什么时候又把他那标志性的耳机给戴上了以至于全程除了脚步声以外再没发出一点声音,安静得像块石头。 看着玄弥又回到了平时那副欠缺交流的神态,丰侧脸看了他一眼后撇着嘴小声的念叨:“所以才讨厌……” “唔,怎么了?”这次玄弥却摘下了半边耳机回头看过来,可以说吓了丰一大跳。 “没、没事……”玄弥出乎意料的反应让丰不知怎么应对,好在医院已经近在眼前了,“我是说,到了、医院到了。诶,武哥哥?” 站在医院门口的申武看见两人来后主动迎了过来,丰一下子飞扑过去,申武轻车熟路的双手接住。 “学校那边是不是解决了?”从申武的神色看来他也已经猜到了几分,而丰看向玄弥等他来回答。 “校内六棵樱花树下被人埋了类似蜡烛的东西,挖出后用经文净化了。”玄弥摘掉了耳机同时想要摸出那六个装烛油的瓶子想要继续说明,申武上前示意他停下。 “几个病人在你们来之前几乎一齐醒了,家属们乱作一团,慎重起见,剩下的我们离开再说吧。” 两个小胖子就这样又和申武一起往隆觉寺的方向走去,期间玄弥将瓶子和学校图纸上的六芒星出示给申武,丰则跟在另一边。 “这确实看着像蜡烛,而且这瓶子看起来就是便利店或者学校食堂会卖的东西吧。”申武仔细确认着瓶子上的生产信息等细节线索,同时也意识到两个孩子缺少了保护指纹证物等刑侦意识,不过眼下这些事也不是关键。 “你是说犯人是学校里的人?”玄弥接过话。 “那个昏睡事件在学校里的话题度怎么样?”申武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别的问题,“就是那个樱花的昏睡教室。” “课余时间确实有人在议论,”丰想起这些天在学校也不止一次听人提起,特别是昨天来海星志在食堂里的谈话,“有人说睡着的病人有五个,不过听起来不怎么可靠的样子。” “我核对过学校的出勤表,五个病人是假消息。”玄弥又想回申武的问题上去,“昏睡的樱花教室外还有春假的碟仙事件,都与学校流传的七大怪谈有部分吻合。难道有关系?” “谁在模仿校园怪谈制造灵异事件,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申武再次看向装蜡烛的瓶子,“犯人使用这种随处可见的道具,也许是个初犯或者道听途说的外行人。” 两个小胖子默默的点头,在调查的时候两人就隐约觉得这个法阵不管道具还是手法看起来都十分的简陋,确实更像是谁的恶作剧歪打正着蒙对了一样。 “那要怎么抓出犯人呢?”丰快嘴问到,心想晕迷就算真的是谁的无心恶作剧但造成了四人晕迷这样的后果那肯定不能就这么简单的算了。 “我想先还是不要大肆搜查吧。”申武拿出几个密封袋将蜡烛瓶子装了起来“受害人都醒了,再大张旗鼓的搜查会散播不安。而且我们也没那个资源,还是优先调查碟仙案吧。” 三人一路说着回到了隆觉寺,山下的街灯已经亮起了。


1 Favourites

20 Comments

Comment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

ap138649974553

请问大大怎么修改内容显示设置啊

2021-06-16 03:00 UTC

阿隼

右上角头像→控制面板→你头像上的铅笔图案→往下翻一点,有个“设置过滤器来观看限制内容”,把那几个选项都打勾然后点“完成设置”就可以了

2021-06-18 19:06 UTC

292694132516188

宝藏,喜欢的风格,等一波配图。还没看完前作,已经开始期待了

2021-04-14 14:43 UTC

阿隼

多谢支持

2021-04-22 05:44 UTC

tting

两人联手~ 我已经预见到几个月后(沉迷魂これ无心码字)

2021-02-21 07:43 UTC

阿隼

应该还好,新手游一开始大多都不怎么肝(我真老实)

2021-02-21 13:11 UTC

是忍冬

好耶,更新了

2021-02-19 06:04 UTC

阿隼

好耶~

2021-02-19 10:07 UTC

古凌锋

居然更了

2021-02-18 17:56 UTC

阿隼

Re: 39815060677117 是的,我也很意外(逃)

2021-02-19 11:08 UTC

Tape

更新啦更新啦!!!

2021-02-18 10:15 UTC

阿隼

扎心啦扎心啦(x)

2021-02-18 14:26 UTC

Tape

Re: 阿隼 好啦 又得等下一篇了555

2021-02-18 16:18 UTC

阿隼

Re: Tape 呜哇!被爆击了……

2021-02-19 12:46 UTC

baihuasong

这波是二宫救正宫(逃

2021-02-18 08:46 UTC

阿隼

2021-02-18 14:24 UTC

baihuasong

Re: 阿隼 虽然总是拌嘴,但在大事上合作无间、从不含糊,傲娇自恋+沉稳无口,如此般配又和谐的后宫,申武艳福不浅(bushi

2021-02-19 14:59 UTC

baihuasong

Re: 阿隼 当然,前提是后宫没有联合起来把申武踹走XD

2021-02-19 15:00 UTC

baihuasong

Re: 阿隼 当然,前提是后宫没有联合起来把申武踹走XD

2021-02-19 15:00 UTC

bogux

Re: baihuasong 我倒是很期待这种展开,俺是坚定的玄弥党,死貉子一直不给发糖呢。啧。

2021-05-06 09:59 UTC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