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ver-19

2 year(s) ago 1 minute(s) read

红枫狩01 (青木原奇谭续篇)

第一话 类比 五十岚丰今天非常郁闷,因为今早在电话里跟分隔两地的恋人山口申武闹得很僵。 好不容易可以赤诚相对的武哥哥自新年结束后就调职去了东京,这让年仅12岁的丰莫名的觉得失落。自己常年独居的精神孤独因为他的出现才得以改变,而现在申武的离开让丰感到手足无措。在申武启程后的一两天里胖小子甚至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回到了那冰冷的原点。尽管申武一再表示有空就回来,但转眼四个月过去也只能保持电话联络让丰忍无可忍的对着申武说果然不出所料。 不出所料这句话看似沉着冷静,心里是否能真的冷静却又是另一回事了,而这对于入学式也被放了鸽子的丰明显是冷静不了的。当天在电话里大闹一通之后丰甚至怄气的故意没告诉申武自己就读的是邻县的阵马中学,而且如果不是那天三流作家的父亲正好在旁边的话丰搞不好当场就让镰鼬式神把电话给切碎了泄愤。 在连续好几天的拒绝通话之后,今天早上终于放下架子接通了申武打来的电话。电话的那一头说会到临镇办事晚上会回天目町住一晚,这原本是望穿秋水才盼来的好事,可丰一想到这四个月来自己受到的冷落就莫名的觉得不服气,脑子一热就要求申武中午就回五十岚宅。认识近一年了,申武多少也懂得了用打哈哈的方式应付丰的无理取闹,可就是不知为什么,就在申武不置可否的挂掉电话后丰感到一股无名火起。 “放了我几个月鸽子的你就这个态度?” 带着这股火气,丰气哼哼的乘车来到了学校。因为接电话的关系误了车,到站后一路小跑总算是在上课铃响起之前进了校门。 课堂上的时间过得很快,不留神就到了中午。因为一人独居根本没有心思做便当,丰挤进人潮中去了学校食堂,果断了买了芝士热狗和咖喱面包配可可牛奶后找了个相对僻静的就餐位坐下。开学才几天,从偏远小镇过来的丰还没能在学校里交到朋友,在家里好歹能让镰鼬们出来分食,学校里一个人闷头吃饭实在是美味不起来。丰把早上剩下的火气撒到无辜的午饭上,粗暴的啃着手中的面包,无意间听见邻桌的几个人的饭桌话题。 “听说了吗,昨天又有一个二年级的被送到保健室了。”一个小个子男生用危言耸听的语气跟同伴说着。 “真的假的,你这些天说的加起来都有五个人了,这才开学几天?”旁边一个留着寸头的大块头投以怀疑的眼神。 “传谣还是免了吧,”坐在两人对面的男生推了下眼睛,见怪不怪的咽下嘴里的煎蛋卷继续说:“校方正式公布的消息是晕倒三人,属于季节性嗜睡症。” 那个大块头男生与丰同班,记得开学时自我介绍名字是宇地原满郎。另外两人是别班的人,三个人似乎是发小总是腻在一起,相互用绰号在称呼,听其他人招呼他们时得知戴眼镜的姓天野而小个子的姓来海。其中天野和宇地原其实有带便当,应该是为了陪来海才一起来食堂吃饭的。 “嗨,还不是学校怕事情闹大不敢说,”来海左顾右盼的看看两人,然后凑上前故作神秘的小声说道,“我是真的看到人被抬进保健室的。”这滑头的家伙说完后趁人不备伸手去去宇地原的饭盒里抓走的一块可乐饼,第一时间的塞进了嘴里。 “喂喂喂……”宇地原不满的嚷起来,也不是知是抱怨食物被抢还是觉得同伴在危言耸听。 “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就该紧急停学了,”天野用鄙夷的眼神瞄了来海一眼。 “对对对,就是怕来这一出所以打算瞒着……”来海把可乐饼含在嘴里,一手指着天野,另一只手兴奋的拍起了桌子,却不想被吃完便当的宇地原突然从后面勒住了脖子。 “夺食之恨不共戴天,纳命来!” “呜哇,投降、投降……” 来海被宇地原摁翻之后敲着桌子大喊饶命,对面的天野漠不关心似的看着这对活宝瞎闹。不过这点闹腾在挤满人的学生食堂里也算不得什么,丰自己默默的吃完午饭,把空的牛奶盒扔进垃圾桶后一个人回了教室。 “真好啊,可乐饼……”胖小子摸着肚子小声嘀咕,虽说有点意犹未尽但午饭后心情似乎好转了不少。 肚子填饱后有些昏昏欲睡,丰在下午的课程中几次差点睡着,教室里的其他人也是哈欠不断。和煦的春风卷着窗外枝头上的几片残樱吹进了教室,四周的白墙似乎也被染上一层嗜睡的桃色。浑浑噩噩的上完了两节课后丰伸个懒腰开始收拾书包准备参加课后活动。阵马中学要求学生必须参加课后活动部,而丰因为半年前失语症时大量依赖写字的关系选择了书法部,而且熟读各种古籍的他自认在这方面颇有摆谱的资本。不过在入部的遇到件一言难尽的事,导致他这阵子总被一个自来熟过头的人纠缠着。 “喂——,五十岚——” 说曹操曹操就到,教室门外出现了一个别班的男生大声招呼着丰,正是是前两天和丰一起加入书法部的万羽笃真。 丰脸上浮现出不屑的表情,提起书包走出教室,仿佛万羽这人不存在一样的与他擦肩而过。 “哎,别这么高冷啊,咱们不是朋友吗。” 面对丰的无视万羽并没有放弃,而是一如既往的转身跟了上来继续套着近乎,怕他跑远还探出一只手搭在丰的肩头。 “我可不记得有你这样的朋友。”丰头也没回的大步走着,对方会缠上来也算是意料之中。 “诶,那天我们可是在入部前相互加油来着,”万羽死缠不放的快步跟上,“毕竟书法部在这之前就是个女儿国啊,一个男生在里面多尴尬。” “你只是想用入部跟女生们搭讪却又没那色胆才会这样想,”丰回想起那天万羽在书法部门前踌躇后看到自己要入部时就跟抓到救命稻草一样不由分说的纠缠过来,这种人的目的简直太明显了。 “喂喂,你长着一张娃娃脸懂得却很多啊。”万羽追到与丰平行的位置,投以轻佻的飞眼“别一个人闷骚啦,大家一起努力吧。” “麻烦你走开点好吗,你这人轻浮得让人讨厌。”丰终于忍无可忍的拍掉了万羽搭在自己肩头上的手,几乎是用跑的速度奔向书法部。 “喂等等,”万羽还是不死心的跟了上来,“之前让你说讨厌的不是我的名字么?” “都讨厌。” 映着窗外的樱吹雪,丰被万羽一路追着来到了书法部的部室,虽然其他部员都还没到,但万羽还是老实的闭上了嘴,毕竟就在前天他在部室里继续旁若无人的做出轻佻发言被突然出现的北条学姐听到因而难堪了一整天。 因为笔墨纸砚都收在带锁的柜子里,丰和万羽先去墙上将大伙昨天写好并贴在墙上晾干的习作取下按各自的作者分好。作为新入部员的两人目前还只能做基础的演字练习,这些贴在墙上晾干的都是高年级部员为下周的部活展示而准备的书法作品,等墙上都差不多揭完时,一副墨迹半干的作品映入了丰的眼帘。 “无惜寸阴者,其为人所常知乎,抑或愚而成习乎。”笔酣墨饱的字迹游走于宣纸之上,让丰脱口念了出来,一时好奇又看向了下一篇,“对愚而怠者而言,一钱虽轻,如能日积月累,则使贫者变富者,以故商人惜一钱之心切也。” 充满古韵的句子有着独特的魅力,不光丰自己念着觉得琅琅上口,就连在旁边的万羽听到后都不住的转头看过来。这种劝善的句子丰大致也能猜到是出自《徒然草》之类的古籍里,因此也就推理出了这两页书法出自谁人之手了。 书法部是一个冷门的部,正如万羽所说,除去在部活宣传日之前入部的丰与万羽两名男生外,还有二年级学生两名和三年级学生三名几乎都是女生。之所以要说“几乎”,那是因为在三名三年级学生中唯一的男生是名经常缺席部活的影子社员。因为学校规定课外活动部最少需要五人让一些希望逃掉课外活动的学生有机可趁,可偏偏这位当影子社员的久贺学长不是那是种混水摸鱼的人,不光一手毛笔字写得比谁都好,还特别爱挑古籍中的劝善名句来写,写出的书法作品在一些老师那里评价颇高。按理说他应该是能和丰聊得起来的人,可他有一天没一天的态度让丰对他特别的不感冒。 “晾干了吗?”部室里突然传出第三个人的声音,临近变声期的男孩嗓音看似询问语气却像是在不紧不慢的叙述一件事实一样。丰和万羽一回头,正是那位久贺学长信步走进了部室。 三年级生的体格比起前不久还是小学生的两人明显要大出一圈,久贺学长不露声色的走过来从丰手里拿走了自己的作品,本是很平常的事却因为上下辈关系以及久贺学长似乎欠缺的神色交流而显现出几分压迫感。待学长从面前走过后丰的脸上明显挂上了忿忿的表情,如果说他讨厌万羽是因为名字让他联想到父亲留下的轻浮印象,那么对于久贺学长的厌恶就是因为此人举手投足间对他人的傲慢。此人自丰入部以来总共就在部里露面过两次也不自我介绍,以至于丰只在高年级生的谈话中知道他姓久贺。 久贺学长掏出钥匙打开了部室的收纳柜,自顾自的拿出了自己的那套文房四宝开始研墨。丰和万羽则将作品叠好放进收纳柜的下层,原本以为部室收纳柜的钥匙只有身为部长的平野学姐才有,看来久贺学长挂着书法部副部长名头这件事也是真的了。 [为什么偏偏是他,三年生里不是还有其他人吗?] 丰像是故意无视了久贺学长的书法水平而在心里抬杠,放好了作品后和和万羽一起拿出了笔墨来到各自的书桌前。为了控制成本,部里普通的演字练习用的都是瓶装的墨汁,丰又免不了的用羡慕又嫉妒的眼神看了一眼旁边用着松烟研墨的久贺学长,而对方正忙着在纸上笔走龙蛇根本无暇理会,兀自咂舌一声之余丰也觉得自己想个傻瓜一样。 走廊上传来匆匆的脚步声,一位留着直长发的高年级女生手里攥着一把钥匙气息微喘的走到了门口。 “部长今天有值日所以钥匙给我了……”来者正是丰心里提到的书法部另一位三年生北条佐鸟,本来神色有些匆忙的她在跨入部室后注意到久贺学长在场,于是也淡定下来说了句:“原来你来了啊。” 久贺学长在运笔之中抬了一下头又低下去,然后把这不满意的一页拿下放在了一边,也不知算不算是应答。而北条学姐在打过招呼之后径直去收纳柜里取出自己的笔墨也开始研墨,在旁人看来根本无法得知这两人之间到底是有着某种默契亦或是冷漠的互不搭理。 当北条学姐研完墨时,二年级的两位学姐也闲谈着抵达了部室,看到部里众人一声不响的写着字也就安静了下来,部室里默默写字的人增加到了六人。时间就这么安静的流逝着,又过了一会儿留着齐肩发的书法部长平野文终于来到部室,正当她对部室里的人数感到讶异时一直埋头写字的久贺学长站了起来。 从数张作品中挑选出最满意的一副晾在就近的墙上之后,久贺学长将自己的笔墨纸砚放回收纳柜,然后把写废的纸张揉成一大团和部长擦肩走过丢进了门口的垃圾桶。 “展示用的写了三张,先走一步。”在戴上耳机之前久贺学长留下这句话,然后头也没回的挎着斜肩书包离开了。 “哦,幸苦了……”作为部长的平野学姐目送他离开后又回头看向他晾在墙上的最后一幅作品:“刹那虽……不觉,若令其……” “若令其进展不止,则终命之期忽至。”见学姐读得十分困难,丰忍不住抬起头念完了这段句子,但又随后觉得这样不妥而埋下头,“失礼了。” “不,五十岚同学你也非常优秀呢。老师们对古籍抄本作品评价一直很高,明年的部活展示就要拜托你来写了。”平野部长用微笑缓和自己的少许尴尬,拿出自己的文具后也开始了研墨。 “别拿我跟他类比啊……”丰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着,明明是赞许,可部长这话在他听来却有着别样的不对味。 经历了这段插曲后,书法部再度安静了下来。丰怀着一肚子的窝火完成了今天的演字练习,在帮助其他成员一起收拾好了文具后平野部长锁上了收纳柜,众人相互告别后丰甩开万羽一路疾走直奔车站。 路边的晚樱枝头轻摇,片片花瓣在熏风中飘散飞扬。经历了一天尤其是部室里遇到久贺学长的事之后,丰造成和申武闹的别扭早已经消了气。更相反他现在只要想着回家说不定就能见到许久不见的武哥哥,那么书法部里轻浮与傲慢两个男生带来的不悦就能烟消云散,毕竟那是武哥哥,任由自己胡闹也会予以包容的武哥哥。想到这里丰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在校内带着几分清高的表情也变得腼腆起来。胖小子想要快点回去,哪怕早一刻也好,如果回到家而武哥哥还没有到,那就穿上围裙去准备晚饭,冰箱里有白酱罐头和蘑菇可以配意面。 “要不这次就用真空的围裙……不,按他的风格说不定就学生服才是更暧昧的,唔嘿嘿。”丰开始肆意的妄想起来,心想着申武脸红的样子会多么有趣。 然而就在丰抵达町内车站的时候,一眼看见那个剃着和尚头斜挎着书包的久贺学长就站在马路对面。胖小子倍感扫兴的想要移开视野却不想对方更先一步的转身离开,只是与他同行的便服成年男子的身影在丰眼中是如此的熟悉。 “武……哥哥?”虽然记忆中申武大多都是穿着警服的样子,但丰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个便衣男子确实是山口申武不会错。丰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来,为什么武哥哥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跟那个傲睨得志的久贺学长在一起。一时想不明白,只好穿过就近的斑马线跟了上去。 手忙脚乱的穿过马路,丰却远远的看见那两人从远处的另一条斑马线穿去了自己方才所在的那边,在暗暗的咋舌之后还是快步跟了上去。眼看着前方两人转身走进了背街的小巷,丰也禁不住开始乱想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武哥哥跟着别人要去哪里?丰的脑子有些短路,无端的想到了去年冬天申武和自己去泡温泉的事。 [独居又懂法术的胖小子。] 申武曾经说过的这句话像魔咒似的在脑中响起,丰用力的摇头想要把这奇怪的念头甩掉,却又不自觉的意识到这个久贺学长个子虽然要大出一号但也确实是和自己差不多的丰满体形。 “嘿、至少独居……还有法术是绝对不可能的啦……” 丰自言自语的说着,脚下有些发软的追进了巷子里。急匆匆的转身差点没站稳,摇晃之后丰抬头看见了那个足以让他崩溃的画面。 “敝寺的房间很多,不嫌弃的话办案期间就住进来吧。”那个神色缺乏交流的久贺学长露出了天地异变般的率直微笑对着申武申武发出了邀请。 丰浑身颤抖,理智紧绷的脑子几乎要冒出烟来,就连影子里的镰鼬们都惊觉到了不对纷纷以雪貂的姿态跑出围在他的脚边。小胖子无助的僵在原地,嘴里喃喃的叨念着:“寺、寺庙?寺庙的话…不不会的,武哥哥他才不……” “那这些天就请多关照了……” 申武的声音无情的响起,终于成为了绷断丰理智的最后一股力量。原本还觉得是自己胡思乱想,但在这一刻似乎已经是证据确凿了,丰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醋意翻涌的滋味。抓狂的情绪感染到了镰鼬们,凭空刮起一阵寒风吹进了巷中。 有如吹雪过境,阵风卷着残樱从丰和久贺学长身边萧瑟的刮过,两人回头终于发现了丰的存在。站在狂风的源头,小胖子阴沉着一张脸咬牙喊出了负心汉的名字:“武·哥·哥……” “丰!?”申武诧异中漏出的心虚神色活像是被捉奸在床,教科书似的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说过的吧……”原本就误会了的丰被申武这句傻话气炸了毛,话说到一半便把手一挥,三只眼露凶光的白貂全然不讲情面的乘风扑了过来,“既然你敢花心那我现在就把你给阉了!”


3 Favourites

9 Comments

Comment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

白七

我居然来晚一步 诶,阿隼加油啊,不要停下来啊!

2020-08-12 10:52 UTC

阿隼

然后空气中突然响起熟悉的BGM?

2020-08-12 13:24 UTC

bogux

支持阿隼更新哦,终于等到你写第二部了。为玄弥打call

2020-08-10 11:57 UTC

阿隼

恶臭粉圈请自重(掩面)

2020-08-10 13:51 UTC

baihuasong

更新了,OHHHHHHHHHH

2020-08-10 11:55 UTC

baihuasong

Re: baihuasong 第一章里就出现了一堆有名字的角色,后面怕不是全都要白给

2020-08-10 11:57 UTC

阿隼

Re: baihuasong 这个主要是为了营造校园氛围,有各式各样的学生那才是校园不是么,毕竟校园生活会是红枫狩的一个重要部分

2020-08-11 20:03 UTC

s-keyman

Re: 阿隼 所以是会有在学校啪啪啪(在课室,在开学/结业典礼上面)的情节?

2020-11-14 03:06 UTC

阿隼

Re: s-keyman 并没有奔放到那种程度233

2020-11-14 10:31 UTC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