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ver-19

2 year(s) ago 1 minute(s) read

红枫狩00 (青木原奇谭续篇)

序 冬去春来,转眼间四月已经过去了一半,春季午后欲雨还晴的天气让人感到昏昏欲睡,乘车久坐的山口申武伸了个懒腰在报站的电子声中下车来到了位于静冈县北部的朝雾町。 自新年调任警视厅之后申武的一双脚就没离开过关东那一片地,且不说特殊搜查课成立前积压的各种案子,光是这段时间里不语会的余孽犯案就有十几起,好不容易把关东的事都打理完却又立刻被外派到这里。抬头看见新绿的树枝上飘落了几瓣残樱,申武不由得苦笑起来——去年更早些的时候在天目町认识了淘气又爱撒娇的小胖子恋人五十岚丰,后来自己被调往东京去赴任之前自己对丰保证一有假就去看他,而樱花凋谢的现在丰已经上初一了自己却没能出席他的中学入学式。 “会面之后赶紧回趟天目町吧,早上好不容易通个话那孩子已经闹起来了……”申武看过地图,这里从行政上划分属于静冈县但是向北不远就是去年自己常和丰一起去购物吃饭的精进町,再绕过本栖湖到达天目町就算是慢悠悠的区间巴士也只要半小时的车程。 一想到好久不见的小胖子申武情不自禁的就露出了笑容,错过了入学式之后丰就嚷嚷着想要申武尽快来看看自己身穿学生服的样子,然而申武还清楚的记得自己认识这胖小子的第一天晚上他就穿着借来的学生服呢。不过申武也还记得当时的细节,借来的衣服袖子和裤腿的长得不合身,而这一年里丰的个子多少也在长高而且到时候校服也会是更合身的尺寸,想到晚上就能看见胖小子神色腼腆的站在夜樱中的样子申武顿时觉得风雅又情趣。 “啊,不好……” 一想到樱花申武才又回想起自己的工作,这次来朝雾町是常会提出的协助请求,申武要与管理本地的隆觉寺负责人碰头解决突发的灵异事件。调任东京后申武平时就如刑警那样穿着便衣,看看手表差不多正好是约定的3点半,而这时走向车站的人群中并没有谁穿着僧服的样子。 “请问,是东京的山口先生吗?” 一个年轻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申武心中一动转身看去,却是一个穿着学生服挎着斜肩包的丰满少年,一只手揣在裤兜里而另一只手摘下了正在听的半边耳机后眯着一双三白眼驻足望着自己。 “呃……阁下是?”看到这胖乎乎的轮廓申武差点把来人错看成了自己的胖小子恋人,但眼前这少年不单体格比丰至少要大出一圈,头发也留得非常的短仿佛一个忘了剃头的小和尚,更明显的区别是这位少年身上散发出略嫌慵懒的悠然气质与他半眯的小眼睛里透出的锐利目光形成的反差感。 “冒失招呼您,我是隆觉寺的…代理人,叫我玄弥吧。”少年单手合掌竖在胸前,不管身着学生服的突兀对着申武行了一个佛礼,虽说看着只是个中学生言行却显得比同龄人更加成熟稳重的样子,然而在介绍自己身份的时候少年似乎斟酌了用词,虽然神态依旧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但言行见却也表现出出恰如其分的恭敬态度 “哦,”申武跟着点头还礼,刚想着丰穿学生服的样子却没想到工作的接洽对象就是名中学生,一时还没跟上对方的节奏,“敬语就不用了吧,谈话就随意一点。” “好的,请借一步说话吧。”名叫玄弥的少年却也不推辞,一只手指出了方向后将半边耳机挂到脖子上,另一只手依旧揣在裤兜里领着申武离开了车站。 两人沿着马路向北在一条斑马线处穿过马路,然后少年领着申武拐进了背街的小巷里。 “说起来,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四下无人之后申武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外套里的腋下枪带,自从调任东京后警察的身份就跟刑警探员一样成了时刻需要注意的秘密,这么简单的被玄弥给认出来意外之余也让他怀疑是不是又犯了什么新手错误暴露了自己。 “隐约看到你身上附着一个灵,而你又恰好在约定的地方就开口问了。”说这话时少年又往申武这边看了一眼,没什么精神的小眼睛似乎早已洞悉了一切。 “……你看得到?”申武有些惊讶,玄弥说的这个自然指的就是典太,但申武的魂之器体质能安定的容纳多个灵魂并不是稍微有点灵视力就能看出什么端倪的,况且典太平时都处于沉睡状态更难被发现。申武由此判断,眼前这位少年在灵异方面的经验应该不输给丰。“你做这工作有一段时间了吧?” 玄弥以微小的幅度点头应声,不紧不慢的与申武并排走着,“自从玄正大师圆寂之后朝雾町一带的工作都是我在代理。” “就你一个?”虽然已经大致猜到了,但出于工作的严谨性申武还是把话问清楚,“其他人呢?” 少年这次没有转头,只是在走路的同时把余光往申武身上扫了一眼然后漠然道:“目前隆觉寺就我一个人。” “这样啊……”申武不禁对眼前的景象有了既视感,懂法术的独居小胖子这个形象让他想起了去年更早些时候天目町那渗人的夜风,苦笑之余也对隆觉寺这位年轻负责人多了分没来由的亲切感:“一个人面对这案子很幸苦吧,我会全力帮你的。” “有劳了。”玄弥对着申武颔首致意,原本心不在焉的表情中浮现的一缕微笑让他多少有了些少年该有的率直,“敝寺的房间很多,不嫌弃的话办案期间就住进来吧。” “那这些天就请多关照了……”说到寺院那肯定就是传统的和式大宅,这让申武再度联想到了原本是神社的五十岚宅,那个活泼又任性的胖小子的模样又浮现在了脑海中。今早出发前刚和他通了电话,说不定这时候丰已经急匆匆的跑回家等着了——不,按照那孩子的顽皮劲,搞不好又在借着做饭之类的事搞出个什么情色擦边球跟自己胡闹。 申武不觉有些走神,想入非非的心思多少的浮现在了脸上,而下身逐渐抬起的兴奋与燥热让他终于从色色的妄想中回过了神。一想到刚才心里的杂念申武心虚的偷瞄了玄弥一眼,好在少年这时正自顾自的戴着耳机走在旁边并没有注意到,而此时一股寒风卷着残樱吹进了巷子里。 从身后吹来的寒风仿佛及时雨一样的将申武的燥热感化解于无形中,背光的小巷似乎在视觉上也变得清爽了。但这股寒风似乎又有些不对劲,燥热被驱散后体温居然还在下降,背脊上的阵阵寒意让申武莫名的回想起之前调职天目町时遭遇的夜风。申武不由得再度转头看向玄弥,眼睛的余光却扫到自己身后远处也就是小巷的入口附近有一个身穿立领制服的熟悉身影——身边环绕着三只白貂的小胖子,那正是申武的小小恋人五十岚丰。 “武·哥·哥……”丰显然是误会了眼前两人的关系,见到申武回头便阴沉着脸一字一顿的喊除了申武的名字,一头短发与制服的衣角一起在逆风中翻卷飞扬。不用说,这股寒风正是他和镰鼬们刮起的。 “丰!?”申武在诧异的同时想起自己刚才的妄想而露出了心虚的神色,一句最不合时宜的话却是脱口而出:“……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说过的吧……”原本就误会了的丰被申武这句傻话气得七窍里都快冒出烟来,话说到一半便把手一挥,三只眼露凶光的白貂全然不讲情面的乘风扑了过来,“既然你敢花心那我现在就把你给阉了!”


3 Favourites

14 Comments

Comment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

s-keyman

鸽子竟然守约了!!!发现一个宝藏

2020-07-14 17:07 UTC

阿隼

守约的鸽子还能叫鸽子么(滑稽)

2020-07-16 07:15 UTC

古凌锋

你居然真更新了

2020-07-03 05:17 UTC

阿隼

Re: 39815060677117 呃,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么233

2020-07-03 05:50 UTC

古凌锋

Re: 阿隼 我记得你去年还是前年八月的时候就写完了,然后一直拖到现在吧(

2020-07-04 03:42 UTC

阿隼

青木原还有三个短篇我一直写到去年5月啊。然后6月我问大家下一篇想看续篇还是新作,7月表示一年后开始写续篇。期间更新过两个送友人的短篇赠文。不能算是一直拖吧(嗯嗯)

2020-07-04 12:27 UTC

古凌锋

Re: 阿隼 什么,是这样吗

2020-07-07 04:45 UTC

tting

哦豁,竟然还没动笔。

2020-07-01 06:17 UTC

阿隼

唔,你的阅读理解有问题哦~

2020-07-01 13:43 UTC

baihuasong

新角色啊……不知后期会发展成白学大戏还是多人运动

2020-06-30 10:50 UTC

baihuasong

Re: baihuasong 话说丰抛弃申武,和玄弥搞在一起也不是没可能……感觉这种剧情似乎更带劲?

2020-06-30 10:53 UTC

阿隼

Re: baihuasong 唔啊,都被你发现了(棒读)

2020-07-01 13:53 UTC

白七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热乎的!

2020-06-30 09:38 UTC

阿隼

Re: 白七 所以你想要趁热?(不是)

2020-07-01 13:54 UTC

Write comment

Please log into your account to leave a comment